07 Dec, 2016
CoBo Social, Esther Lui

本地年轻艺术家邓启耀的创作一直围绕日常生活,这次个展「From 4am to 10pm」以光线为本体,思考城市生活与大自然的关系。10件近两年间创作的作品包含不同元素,除了在2014年个展中混合传统水画技法和录像、以单一的树为主题的作品,还有混合声音、光影、混合媒介装置等的新作,带领观众发现日常的美。

展览由郭瑛策展,是K11 Art Foundation (KAF) 「既远且近」系列的第四个、亦是最后一个展览。

 

能解一下「From 4am to 10pm」的概念

郭:这次展览的基调是四张画在绢上的水墨旧作,画的是树,阿耀没用传统的中国水墨画手法来表达,却以每棵树来代表一个特定的地方、人物、故事、时间。这四件由水墨绢本、灯管和声音彩色录像的作品既是艺术品,亦与艺术家的生活息息相关。

邓:展览主题来自作品《由早上4点至晚上10点》。去年我在威尼斯做展览实习七个多星期,大家都说外国的天空特别大、特别蓝,这是真的。展览实习的工作不忙碌,大部份时间我都坐在窗边看天,后来开始拍天空,由早上4点分阶段拍到晚上10点,再浓缩成30分钟的录像。如果观众站着看,大概不会察觉到天色的转变,但若走开了一会再看,就能看到变化。

郭:可以说这件作品既为这展览提供很抽象的时间性,亦带来光源和颜色。阿耀的作品很生活化,每件创作都是他自己经历过的,这名称与时间、日常生活的规律这主题很配合,加上早上4点至晚上10点正是人和大自然最活跃的时候,用这个名字正好。

 

可以说《由早上4点至晚上10点》是展的主要作品

邓:我会说是展览的前序。每个展览都有「锁匙」,这把锁匙为观众开启展览、带领观众去阅读。到底如何能在时间上理解这个展览,而又如何透过这个时间上的活动来看。包括《由早上4点至晚上10点》,和那四张画树的水墨绢本,它们都以地方名命名,《长发邨》、《大河道》等,画的就是那个地方独有的一棵树。每件作品都和生活有关,并都在早上4点至晚上10点间发生。于是我们把这个作品放在门口,观众一进来就看到光线,然能慢慢再体会其他作品。

 

给观众的特定

邓:我没有特别想。

郭:我想是有的。作品用了传统山水画的技法,并无取巧,用了那么多工夫,理应希望集中光线,让观众仔细欣赏艺术家的技巧和心思吧。这些作品的装置及其他媒体元素亦是非常重要的部份,既是与传统山水画的分野,亦是他的个人经历。他总在思考都市人生活和大自然间和谐及不和谐的地方。虽然他没有直接说出来,但你细心去看时自能体会。这是我们的共同经验。

既有了这个讯息,我就更相信这些不同的创作媒体和技法能和谐共存,因为生活有很多不协调、不和谐的地方,都是经历,都是日常,而非处理不当才会出现。

 

线是你的作品中很重要的元素吧。

邓:小时候上学时总要在操场上站立,我总在发呆看天空。当你非常集中地凝望甚么时,便成为冥想。小时候不知道,只觉得看着天空很舒服,但上课时看着课室内的光线,又觉得很不舒服。舒服与不舒服之间,是自己的感官决定了光线的质地。

在我的作品中,光代表时间。而chi art space有一个特点:没有窗。录像中的光来自天空的颜色,但当我投射出来时,光已经变成人工的。其他光源来自光管,也是人工的,灵感是中国的庭园山水,在晚间他们会把蓝色光打在水池底、红色光打在石头上。这种光正是郭瑛刚刚说的协调和不协调、突兀和不突兀、舒服和不舒服。

这五、六年间创作时都尝试用光来反映这些冲突,尤其是时间上的冲突。即是光流动得很慢,但转眼就过。那四张画树的水墨绢本我特别用光管,而非一般的射灯,就是要突出其中的冲突——人总是按自己的喜好,把哪怕不协调、突兀的东西加入去。好或不好,没有定论;舒服与否,就很个人。

 

chi art space个没有天然光线的展可有予你的作品一个次,或更能突那冲突感?

邓:可以这样说。我们真的很想有一个能看到外面的窗,才算是真正完成,完全表达我们想说的。但如同你说的,当然是多一个层次——在这么密封的空间,黑顶白墙。

郭:我们刚开始常说,真的有自然光就好。克服这个问题,对我们而言是挑战。反过来说,这样的展览空间收窄了我们的处理手法。把展览作为整体来看,展示这组作品的方法和以前很不一样,自有它独特之处。

邓:我很认同。我一直觉得要把展览作为整体来看,而非把一件一件作品分割开来,这就和买菜买生果没分别。而且作品和作品之间一定要互相呼应,不然的话,倒不如直接划一间房出来吧,把它隔起来。把展览作为整体来看,应该能看得舒服,亦是看展览应有的方法。

Source: https://www.cobosocial.com/dossiers/frank-tang-from-4am-to-10pm/